韩流明星单集出演费上看3亿不降价,制作公司入不敷出陷窘境

韩流明星单集出演费上看3亿不降价,制作公司入不敷出陷窘境

韩剧   2020年5月31日   星期日10:00   Sani   46

每集片酬2亿元,那么只是拍一部最基本的16集电视剧,演员就能拿走32亿元......!

宋仲基、炫彬、金秀贤、孔刘...... 这些被电视剧制作方称为「0顺位人选」的韩流演员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单集片酬在2亿韩元上下。

「虽然电视剧越拍越多,广告单价却急剧下降,简直是丰饶中的贫困。 最近有位演员转战到OTT(通过互联网直接向观众提供的流媒体服务)平台后,据说要价提到了3亿元,要求业界最高的待遇。 当然其他演员也会跟著做出相似的要求。 现在的产业结构只确保了演员的收入。 」

因为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消费心理萎缩、大企业广告市场停滞,广告和植入式广告的单价都在下降。

此外,每周52小时工作制也在增加制作公司和电视台的负担。 据某制作公司代表透露,52小时工作制实行之后,制作费用变成了从前的1.5倍。 因为不能熬夜拍摄,拍摄时间被迫延长、工作人员也变多。 但是,业界工作者一直以来都把「杀人拍摄行程」看做家常便饭,52小时工作制是必须迎来的改变。 例如,拍摄《寄生上流》时制作公司和所有工作人员都签订了标准工作合同,每周拍摄时间限制在52小时之内,这一氛围已经越来越广泛被接受。

广告费已经无法弥补日渐升高的制作费,但固定支出却没有减少,其中最典型的部份就是支付给明星的数亿元酬劳。 近年来中国市场事实上被封锁,版权出口日本的单价也不比从前,只有部份演员还以「韩流明星」自居,依然要求高价出演费,丝毫未受环境变化的影响。

在这样的环境里,业界对超大OTT——Netflix的依赖度进一步上升。 制作公司和电视台依靠广告难以获利,因而能否成功把版权卖给Netflix,就成了作品成功与否的衡量标准。

同一位制作公司代表称:「以前中国和日本市场是电视剧主要获利来源,这两个市场衰败之后,只能更加依赖OTT,力图把更多作品买给Netflix。 如果没有Netflix,可能很多中小企业早就破产了。 但是全球型企业的寡头垄断也有副作用。 」

虽然现在制作公司和电视台与Netflix签订合作合同、提供内容,但Netflix原创剧也在增多,势必对韩国业界造成威胁。 Netflix的野心似乎在於渗入并夺取韩国电视剧内容市场。 事实上,Netflix正在大举引入明星演员,给出的片酬也比之前更高。 这些动作很可能令其他制作公司制作费上升的状况进入恶性循环,引起业界不小担忧。

(图源:各所属社)

相关新闻
留言/评论
  • 我的玄彬值得~
    2020年6月1日 08:11
  • 全部都like 😘😘😘
    2020年5月31日 15:55
  • 宋仲基不夠格放同一排吧
    2020年6月1日 09:40
  • 宋X基…no啦~
    2020年5月31日 18:55
  • 後面3個值得!
    2020年5月31日 22:22
主页 » 韩剧 » 韩流明星单集出演费上看3亿不降价,制作公司入不敷出陷窘境
© 2020 KSD 韩星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关於我们 广告查询 免责声明 招募写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