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解讀金銀淑編劇韓劇作品《THE KING:永遠的君主》(Part 1)

【投稿】解讀金銀淑編劇韓劇作品《THE KING:永遠的君主》(Part 1)

韓劇   2020年6月28日   星期日10:22   專欄組   11

本文將以社會科學角度探討並分析金銀淑編劇 (下稱「金編」)的韓劇作品《THE KING:永遠的君主》(더 킹 : 영원의 군주)中的以下內容:

1) 具瑞怜的藍本是朴槿惠?
2) 毛賢雅代表了在職媽媽?
3) 比起皇后太乙更想當警察?

*感謝(「雪影劇場」Facebook Fanpage)為我們帶來的文章!大家去Like下這個page吧!

Mark Twain (馬克吐溫) 在其著作《Following the Equator: A Journey Around the World》裡寫道「Truth is stranger than fiction」(真實比小說更荒誕),面對現實世界每天發生離經叛道的事,一般人往往只能憤恨而無奈。金編在韓劇《THE KING:永遠的君主》(더 킹 : 영원의 군주) 裡,透過大韓帝國呈現出一個理想的平行宇宙:一個女性自主基層向上的社會,一個國土完整富強自足的國家。

———————————— 劇 透 防 雷 線 ————————————

1. 女性自主基層向上的社會
女性自主,指的是女性可以按個人意志生活,如劇中的出身平民的具瑞怜 (鄭恩彩飾)、在職媽媽毛賢雅 (白賢珠飾) 和自由未婚的鄭太乙 (金高銀飾);基層向上,指的是出身平民家庭者向上流動 (Upward Mobility) ,通過自身的努力提升社經地位。

出身平民代表 - 具瑞怜
具瑞怜隱約有著韓國第18任總統朴槿惠的影子,二人雖身位女性,但在以男性為主的政治圈子殺出重圍身居要職。劇中具瑞怜身邊不乏想把她拉下馬之人,當中還包括跟她屬同一政黨的黨員,但她能連任總理,證明她的民望連年不俗,而朴槿惠當年更曾有「選舉女皇」 (Queen of Elections) 之雅譽;面對大國家黨的支持率低迷,朴槿惠努力進行改革,並改其名為新國家黨,具瑞怜所屬之大民黨同樣有著支持率低迷的問題,由於她認為支持率跟日益嚴重的貧富懸殊有關,因此否決了國會議員薪資上調的議案,著手進行改革;又,二人起初均在民望高企時當上首位女性總理/總統,最終卻為了一己私慾背叛了選民,東窗事發後前者遭停職,後者被彈劾,最終鋃鐺入獄。跟朴槿惠不同的是,具瑞怜出身於一般平民家庭,後憑其聰慧、手段與努力,從基層向上流動攀至國家高位。

南韓的現況是,許多被稱為「泥湯匙」(heuksujeo) 族 — 來自平民家庭的人,認為能擁有向上流動的機會每況愈下,還覺得貧富懸殊的情況只會越來越嚴重 (註1)。根據世界經濟論壇發表的《2020年全球性別差距報告》,雖然階級懸殊與男女不平等的情況在全球各國也還需要努力改善,但南韓在153個國家中排行108,不能說是樂觀的情況 (註2)。金編筆下的具瑞怜雖算狡獪的反派,但她是基層靠努力而「升級」的代表人物,而且還是女性,在現實生活相信更加困難。金編本人來自平民家庭,而且還是長女,在她年輕時生活過得有點不容易 (註3);可惜的是,在整個社會人口來說,當中有多少人能靠努力而向上流動?社會有沒有足夠支援?還是有權勢者反而帶頭歧視和打壓?

在職媽媽代表 - 毛賢雅
當劇中時空重歸正軌後,心術不正的具瑞怜雖然只是議員,但性格決定命運,貪婪的她終究還是犯法,跟朴槿惠一樣下場。朴槿惠的繼任人為男性,但金編把大韓帝國這理想宇宙的總理之位,以時空回歸正軌的情況下,交予同為女性的毛賢雅。毛賢雅所代表的,不僅是一位受民眾歡迎的能幹職場女性,還是一位在職母親。在沒法找到別人幫忙照顧兒子 (徐宇真飾) 的情況下,只好把他帶到職場去。這時李袞 (李敏鎬飾) 對孩子報以親切微笑,還自報那不能被呼喊的名字,化解了現場的尷尬之餘,也表達了對毛總理的支持;猶幸這位李袞不是另一平行世界的暴君,而是一位開明的君主。

南韓男女地位不平等,在流行文化中其實也可窺一二,如韓劇《Live:轄區現場》裡韓靜悟 (鄭裕美飾) 求職時因其女性身份而遇到的種種不公,韓劇《羅曼史是別冊附錄》中姜丹伊 (李奈映飾) 在事業高峰時離職當家庭主婦,離婚後想重返職場卻困難重重受盡白眼等;而在《82年生的金智英》更是表達無遺:此作不僅是一本小說、一齣電影,更是一個現實 (註4)。毛總理是位家有幼子的在職媽媽,卻還能身居國家要職,要是在現實生活中,實在比單身的具瑞怜還要困難。

未婚自由代表 - 鄭太乙
抱打不平的太乙習得跆拳道黑帶,在她8歲時已立志要當刑警,對追查真相自有一份執著:當組長 (朴元相飾) 按表面證據打算結案時,她仍鍥而不捨追查下去。雖然她跟李袞的愛情可歌可泣,最後為了李袞她不惜豁出一切去對付李霖 (李廷鎮飾),但要是讓她在時空已重歸正軌、李袞已沒生命危險的情況下,拋低大韓民國的一切去當大韓帝國的皇后,相信她不會爽快答應,按目前劇情發展來說,對太乙也似乎不是最圓滿的選擇。

先別論她本不該存在於大韓帝國的身分,當初她願意拋開一切押著李霖進入時空之門,是因為事情的迫切性,還有她覺得露娜 (金高銀分飾) 會用她的身分陪伴老父 (全裴秀飾)。自幼跟父親相依為命的太乙,在露娜已不存在於大韓民國的情況下,又沒有如前要決戰大魔王甚至懷孕等迫切性,她大概不會願意拋下爸爸去當皇后。一國之后的身分,往往不只是一國之事。在李袞登基大典及在部榮君葬禮上,均出現了許多外國使節,這就是現實,皇室的事是國際層面的事。

即使李袞幫太乙父女在大韓帝國安排好身分,一旦當上皇后,太乙便得放棄當刑警的理想。她在第4集提過,當其他小朋友在看《白雪公主》和《人魚公主》時,她跟爸爸一起看《警察廳的人們》;大概,比起做公主夢,富正義感的她更喜歡儆惡懲奸。因此,當國母作親善大使,同時被追迫為皇室留嗣的生活,可能不是太乙最想要的。一旦按傳統結了婚生了孩子,女人很容易漸漸變成某某太太,某某媽媽,要是沒了自己的職業,會不會容易出現身分危機 (identity crisis)?當大家在沉醉「她是大韓帝國未來的皇后」的霸氣與深情時,也正正因為李袞有皇帝這身分,目前太乙也許比較想保留自己作為個體的身分 — 一個深愛李袞的人,一個熱愛自己工作的人,而不是被皇室及家庭身分綁架的女人。

太乙分別在第12集和第15集提及,她跟李袞有許多「跳過」沒做的事,大結局安排二人每個週末一起遊玩補回來,感情歷久常新;最後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多年後在適當時可能已經結了婚,感覺比馬上安排婚禮更理想更圓滿。

再續...

文:Miyuki 圖源:ⓒSBS & SBS I&M/ NETFLIX

註釋:
1. Lee, Kyung-min, "Koreans become more skeptical about upward social mobility," The Korean Times, November 25, 2019, https://www.koreatimes.co.kr/www/biz/2020/02/367_279308.htmll;
Greene, Lane, "Why it’s cool to be a dirt spoon in Korea," 1843 (April/May 2019),
https://www.1843magazine.com/upfront/brave-new-word/why-its-cool-to-be-a-dirt-spoon-in-korea
2. World Economic Forum, Global Gender Gap Report 2020,
http://www3.weforum.org/docs/WEF_GGGR_2020.pdf
3. Koo, Hee Eon (translated by Haena Stella Kim), “ The transformation of women’s fantasies in the television world of Kim Eun-sook,” The Dissolve, Accessed June 18, 2020,
https://thedissolve.kr/the-transformation-of-womens-fantasies-in-the-world-of-kim-eunsook
4. White, Edward, “ Cho Nam-joo: the novelist inspiring east Asia’s #MeToo movement,” Financial Times, January 17, 2020,
https://www.ft.com/content/4ea79450-2262-11ea-b8a1-584213ee7b2b

相關新聞
留言/評論
主頁 » 韓劇 » 【投稿】解讀金銀淑編劇韓劇作品《THE KING:永遠的君主》(Part 1)
© 2020 KSD韓星網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關於我們 廣告查詢 免責聲明 招募寫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