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解读金银淑编剧韩剧作品《THE KING:永远的君主》(Part 1)

【投稿】解读金银淑编剧韩剧作品《THE KING:永远的君主》(Part 1)

韩剧   2020年6月28日   星期日10:22   专栏组   11

本文将以社会科学角度探讨并分析金银淑编剧 (下称「金编」)的韩剧作品《THE KING:永远的君主》(더 킹 : 영원의 군주)中的以下内容:

1) 具瑞怜的蓝本是朴槿惠?
2) 毛贤雅代表了在职妈妈?
3) 比起皇后太乙更想当警察?

*感谢(「雪影剧场」Facebook Fanpage)为我们带来的文章!大家去Like下这个page吧!

Mark Twain (马克吐温) 在其著作《Following the Equator: A Journey Around the World》里写道「Truth is stranger than fiction」(真实比小说更荒诞),面对现实世界每天发生离经叛道的事,一般人往往只能愤恨而无奈。金编在韩剧《THE KING:永远的君主》(더 킹 : 영원의 군주) 里,透过大韩帝国呈现出一个理想的平行宇宙:一个女性自主基层向上的社会,一个国土完整富强自足的国家。

———————————— 剧 透 防 雷 线 ————————————

1. 女性自主基层向上的社会
女性自主,指的是女性可以按个人意志生活,如剧中的出身平民的具瑞怜 (郑恩彩饰)、在职妈妈毛贤雅 (白贤珠饰) 和自由未婚的郑太乙 (金高银饰);基层向上,指的是出身平民家庭者向上流动 (Upward Mobility) ,通过自身的努力提升社经地位。

出身平民代表 - 具瑞怜
具瑞怜隐约有著韩国第18任总统朴槿惠的影子,二人虽身位女性,但在以男性为主的政治圈子杀出重围身居要职。剧中具瑞怜身边不乏想把她拉下马之人,当中还包括跟她属同一政党的党员,但她能连任总理,证明她的民望连年不俗,而朴槿惠当年更曾有「选举女皇」 (Queen of Elections) 之雅誉;面对大国家党的支持率低迷,朴槿惠努力进行改革,并改其名为新国家党,具瑞怜所属之大民党同样有著支持率低迷的问题,由於她认为支持率跟日益严重的贫富悬殊有关,因此否决了国会议员薪资上调的议案,著手进行改革;又,二人起初均在民望高企时当上首位女性总理/总统,最终却为了一己私欲背叛了选民,东窗事发后前者遭停职,后者被弹劾,最终锒铛入狱。跟朴槿惠不同的是,具瑞怜出身於一般平民家庭,后凭其聪慧、手段与努力,从基层向上流动攀至国家高位。

南韩的现况是,许多被称为「泥汤匙」(heuksujeo) 族 — 来自平民家庭的人,认为能拥有向上流动的机会每况愈下,还觉得贫富悬殊的情况只会越来越严重 (注1)。根据世界经济论坛发表的《2020年全球性别差距报告》,虽然阶级悬殊与男女不平等的情况在全球各国也还需要努力改善,但南韩在153个国家中排行108,不能说是乐观的情况 (注2)。金编笔下的具瑞怜虽算狡狯的反派,但她是基层靠努力而「升级」的代表人物,而且还是女性,在现实生活相信更加困难。金编本人来自平民家庭,而且还是长女,在她年轻时生活过得有点不容易 (注3);可惜的是,在整个社会人口来说,当中有多少人能靠努力而向上流动?社会有没有足够支援?还是有权势者反而带头歧视和打压?

在职妈妈代表 - 毛贤雅
当剧中时空重归正轨后,心术不正的具瑞怜虽然只是议员,但性格决定命运,贪婪的她终究还是犯法,跟朴槿惠一样下场。朴槿惠的继任人为男性,但金编把大韩帝国这理想宇宙的总理之位,以时空回归正轨的情况下,交予同为女性的毛贤雅。毛贤雅所代表的,不仅是一位受民众欢迎的能干职场女性,还是一位在职母亲。在没法找到别人帮忙照顾儿子 (徐宇真饰) 的情况下,只好把他带到职场去。这时李衮 (李敏镐饰) 对孩子报以亲切微笑,还自报那不能被呼喊的名字,化解了现场的尴尬之余,也表达了对毛总理的支持;犹幸这位李衮不是另一平行世界的暴君,而是一位开明的君主。

南韩男女地位不平等,在流行文化中其实也可窥一二,如韩剧《Live:辖区现场》里韩静悟 (郑裕美饰) 求职时因其女性身份而遇到的种种不公,韩剧《罗曼史是别册附录》中姜丹伊 (李奈映饰) 在事业高峰时离职当家庭主妇,离婚后想重返职场却困难重重受尽白眼等;而在《82年生的金智英》更是表达无遗:此作不仅是一本小说、一出电影,更是一个现实 (注4)。毛总理是位家有幼子的在职妈妈,却还能身居国家要职,要是在现实生活中,实在比单身的具瑞怜还要困难。

未婚自由代表 - 郑太乙
抱打不平的太乙习得跆拳道黑带,在她8岁时已立志要当刑警,对追查真相自有一份执著:当组长 (朴元相饰) 按表面证据打算结案时,她仍锲而不舍追查下去。虽然她跟李衮的爱情可歌可泣,最后为了李衮她不惜豁出一切去对付李霖 (李廷镇饰),但要是让她在时空已重归正轨、李衮已没生命危险的情况下,抛低大韩民国的一切去当大韩帝国的皇后,相信她不会爽快答应,按目前剧情发展来说,对太乙也似乎不是最圆满的选择。

先别论她本不该存在於大韩帝国的身分,当初她愿意抛开一切押著李霖进入时空之门,是因为事情的迫切性,还有她觉得露娜 (金高银分饰) 会用她的身分陪伴老父 (全裴秀饰)。自幼跟父亲相依为命的太乙,在露娜已不存在於大韩民国的情况下,又没有如前要决战大魔王甚至怀孕等迫切性,她大概不会愿意抛下爸爸去当皇后。一国之后的身分,往往不只是一国之事。在李衮登基大典及在部荣君葬礼上,均出现了许多外国使节,这就是现实,皇室的事是国际层面的事。

即使李衮帮太乙父女在大韩帝国安排好身分,一旦当上皇后,太乙便得放弃当刑警的理想。她在第4集提过,当其他小朋友在看《白雪公主》和《人鱼公主》时,她跟爸爸一起看《警察厅的人们》;大概,比起做公主梦,富正义感的她更喜欢儆恶惩奸。因此,当国母作亲善大使,同时被追迫为皇室留嗣的生活,可能不是太乙最想要的。一旦按传统结了婚生了孩子,女人很容易渐渐变成某某太太,某某妈妈,要是没了自己的职业,会不会容易出现身分危机 (identity crisis)?当大家在沉醉「她是大韩帝国未来的皇后」的霸气与深情时,也正正因为李衮有皇帝这身分,目前太乙也许比较想保留自己作为个体的身分 — 一个深爱李衮的人,一个热爱自己工作的人,而不是被皇室及家庭身分绑架的女人。

太乙分别在第12集和第15集提及,她跟李衮有许多「跳过」没做的事,大结局安排二人每个周末一起游玩补回来,感情历久常新;最后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多年后在适当时可能已经结了婚,感觉比马上安排婚礼更理想更圆满。

再续...

文:Miyuki 图源:ⓒSBS & SBS I&M/ NETFLIX

注释:
1. Lee, Kyung-min, "Koreans become more skeptical about upward social mobility," The Korean Times, November 25, 2019, https://www.koreatimes.co.kr/www/biz/2020/02/367_279308.htmll;
Greene, Lane, "Why it’s cool to be a dirt spoon in Korea," 1843 (April/May 2019),
https://www.1843magazine.com/upfront/brave-new-word/why-its-cool-to-be-a-dirt-spoon-in-korea
2. World Economic Forum, Global Gender Gap Report 2020,
http://www3.weforum.org/docs/WEF_GGGR_2020.pdf
3. Koo, Hee Eon (translated by Haena Stella Kim), “ The transformation of women’s fantasies in the television world of Kim Eun-sook,” The Dissolve, Accessed June 18, 2020,
https://thedissolve.kr/the-transformation-of-womens-fantasies-in-the-world-of-kim-eunsook
4. White, Edward, “ Cho Nam-joo: the novelist inspiring east Asia’s #MeToo movement,” Financial Times, January 17, 2020,
https://www.ft.com/content/4ea79450-2262-11ea-b8a1-584213ee7b2b

相关新闻
留言/评论
  • Sok Hun Ooi
    不错的一部电视剧👍🏻
    2020年6月28日 23:05
  • Sylvia CHan
    Alan Heng
    2020年6月28日 23:52
  • Chen Yu Zhen
    👍👍
    2020年6月29日 00:32
  • Sally Lin
    2020年6月28日 20:42
  • Lim Yoke Lin
    2020年6月28日 19:31
主页 » 韩剧 » 【投稿】解读金银淑编剧韩剧作品《THE KING:永远的君主》(Part 1)
© 2020 KSD 韩星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关於我们 广告查询 免责声明 招募写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