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电影《上流寄生族》(寄生上流)成功背后的奉俊昊与市场因素为何?

韩国电影《上流寄生族》(寄生上流)成功背后的奉俊昊与市场因素为何?

专题   2020年2月16日   星期日12:00   钟乐伟  

2018 年,七位原来只是籍寂寂无名,来自韩国地方城市的小伙子,虽然唱的是以母语韩语为主的歌曲,在社交网络平台也多只是以韩语发帖,但竟然可以一跃而成,成为全球最炙手可热,甚至比以英语主流世界的荷里活(好莱坞)明星更有魅力,赢尽美国多个主流音乐大奖的,他们的名字叫「BTS」(防弹少年团)。

2020 年,一套没有英语对白,拍摄的都主要在韩国国内取景,连一个享负盛名外籍演员都欠奉的电影,由韩国导演奉俊昊执导的电影《上流寄生族》,上画后竟然能够打破一个接一个的韩国历史纪录,今天更破天荒地在象徵著世界电影舞台之颠,美国的奥斯卡电影颁奖礼上,一举摘下四大奖项,甚至成为了首部非英语作品,获得了最佳电影的殊荣。

20 年前,当我们还未有创出「K-Pop」,只是把韩国音乐称为「歌谣」的年代,一批对音乐有创意、胆识与市场抱负的韩国人,不甘於只为了当下五千万人口的局限,决定要把视野扩阔,并推陈出新,誓要为这个国家的音乐带来革新的改变。结果,经过 BoA、东方神起、少女时代、Wonder Girls、BIGBANG、PSY、Super Junior、SHINee、EXO 等等乐团与歌手,尝试后跌倒再尝试以后,最终在久经历练下,20 年后的今天,成功冲破了国家与洲份地域的界限,让 BTS 能够达成了韩国乐坛多年来的梦想,在世界音乐市场最高峰的位置,使 K-Pop 获得了国际社会的认同与肯定。

同样,曾几何时,当韩国电影还在被其他亚洲电影市场看不起,甚至曾经在韩国国内电影票房上,十大之中八部都是来自荷里活,一套来自香港,名副其实是一蹶不振的年代,韩国电影从业员,痛定思痛,决定要重振韩国电影的地位,而政府也看准了电影作为「梦工场」,为国家形象与经济带来无限改变契机的功能,锐意大量投入国家资源,发展韩国电影工业。最后,在前辈林权泽、李沧东、洪尚秀、金基德与朴赞郁等著名导演,在世界各地散播了韩国电影的果子基础下,最终在 20 年后的今天,成功透过奉俊昊之手,接过了奥斯卡的电影大奖,在世界电影舞台的顶峰,使韩国电影亦获得了国际社会的认同与肯定。

如「BTS」般能够把「K-Pop」原来置於艺术性与市场发展两端的对立面,混合而成一种全新定义的「K-Pop」品种;今天奉俊昊执导的电影《上流寄生族》,能够雅俗共赏,既能够取悦讲求品味较重欧洲电影市场的观众,亦能讨好较讲求市场排场与视觉刺激的美国荷里活观众,建立出一套属於奉俊昊独有的电影语言,并感动了欧洲与北美的评委,获得了数之不尽的奖项,产生了「《上流寄生族》综合症」。究竟《上流寄生族》是如何突破前人未达之境地,在票房方面取得成功之余,在作品艺术性方面也得到了认可,在国际舞台上掀起了获奖热潮?

*以国际市场为视野的韩国电影

60 年代韩国朴正熙政权一直视电影作为教化人民思想的工具,只有在出於鼓励反共与推动社会集体辛劳工作的价值层面上,支持由那些题材主导的韩国工业发展。后来,到了 80 年代,全斗焕为了以电影麻醉民众争取民主与自由的意欲,大举推行「3S 政策」,把电影作为政治任务,以放宽大众娱乐的方式,使青年人误感军事独裁也有其得民心之处。只是,正因为韩国电影市场陆续开放,让荷里活电影大举涌入国内市场,无论在制作水平、故事构思与后期编制的水平,都远不及美国与其他亚洲市场,韩国电影市场空间一下子被外国进口片挤压,连十大票房中一套国产片也欠奉。一时之间,韩国电影变得过街老鼠、无人问津。

一切直至 90 年代初以后,受到《侏罗纪公园》的成功案例启蒙,韩国政府便开始著力大举在金钱与人材培训方面,支援韩国电影业的发展。只是,韩国电影正式能再登上国际影展之列,便要待到 1999 年由有韩国电影教父之称的「林权泽」执导的作品《春香传》,它成为首部入围法国康城电影节竞赛单元的作品。三年后,他又再以电影《醉画仙》,获得第 55 届康城影展最佳导演奖,而 2004 年朴赞郁的作品《原罪犯》,更也是首部取得审团大奖的韩国电影。

导演与作品奖,韩国电影也成功在康城开创了历史后,到了 2006 年,韩国女演员全度妍便凭电影《密阳》获得韩国首个「康城女主角」奖项。其后,2009 年朴赞郁凭《饥渴诱罪》获得康城的评审团奖、2010 年李沧东凭电影《生命之诗》获得了康城的最佳剧本奖、洪尚秀凭电影《爱情,说来可笑》》获得康城一种注目单元最佳影片、2011 金基德凭电影《阿里郎》获得康城一种注目单元之最佳影片。而金基德再於 2012 年於「世界三大电影节」的威尼斯电影节上,凭藉《圣殇》获得最高奖金狮奖,就是最佳例子,证明韩国电影的实力,已经稳定地达到欧洲主流品味市场的注视与肯定。

正因韩国电影成功登陆在欧洲市场,屡次获得评审青睐,奉俊昊步向国际电影市场的梦想,也受惠这些前辈铺好的跑道上,使他能够在 2006 年以后,四度(《韩流怪吓》、《东京狂想曲:摇摆东京》、《末日列车》与《玉子》)受邀参加康城影展,最终在 2019 年成功凭《上流寄生族》,获得最高殊荣的「金棕榈奖」。

*共有的阶级对立问题

显而易见,《上流寄生族》是一套以讲及无权力者,试图以寄生在富有人家的生命上,希望终有一天能冲破阶级界限,成功向上流并进入有权阶级的社会讽刺类电影。题材上,它能够均在评审口碑与商业票房皆取得空前成功,当中奉俊昊及近年这类题材越见让观众受落,绝对是不能忽略的因由。

熟悉奉导演电影作品的影迷,也许不会对他过去几部电影,能牵引出的社会探索的议题感到陌生。向来奉俊昊也是喜欢以呈现社会内部矛盾面,作为他的电影故事主线,例如《韩流怪吓》中韩国政府与对抗大鱼怪物一家的矛盾、《末日列车》中前卡乘客与尾卡乘客在阶级上对立、《玉子》中贪婪的大企业与单纯的美子等等,擅长处理阶级与人民内部矛盾的奉俊昊,在这次《上流寄生族》便故技重施,以跨国企业老板一家与宋康昊一家人的对立,再配以奉导演喜欢在别人认爲电影会走向某个方时,就决定改变方向的「奇异」铺陈手法下,观众深深地为电影中,那些层次变化的戏剧效果,为之赞叹。

而且,碰巧这类以「阶级」寄生与流动的社会问题,近年不单在韩国,世界各地的民众也深深地认同,我们活著的世界已经步入无权力者对向上流感到绝望的最后阶段,挣扎、反抗只会是社会唯一的可行出路。特别在过去数年间不同国家内部不断爆发数之不尽的民众,针对社会不公义的抗争运动,可想而之《上流寄生族》谈及的无权者跟富者反抗的主线,绝对是击中今天主流电影市场内的大部份观众口味。

*市场推广与社交媒体效果

既然有了前人翻好了良好的市场土壤,再加上编成了今天普世关心的「阶级」问题,接下来就是电影如何透过宣传,进入以往韩国电影难以打进的美国荷里活市场之内。

根据《上流寄生族》电影制作公司 CJ 娱乐在网络公开的资料显示,电影在美国的发行,主要交由一间名叫「Neon」的发行商负责。作为拥有 12个奥斯卡奖项提名的发行商,「Neon」开宗明义把其公司发行的影片观众,定位为「45 岁以下,对暴力不反感,对外语与非虚构故事不反感」,这个定位,与《上流寄生族》主要针对的观众群,正好吻合不过。

行销上,「Neon」刻意地在美国市场推广时,决定以「电影中有意想不到的转变」的口号作招徕,以勾引好奇心吸引观众入场观看电影。而为避免预告片过度把故事情节透露,美国版的剪辑明显地把原有电影中的悬疑及「没有计划」的力度加重,使看过预告的观众,更会渴望地想知道究竟那班来自草根的骗徒,最终的下场会是什么。

当然,「Neon」亦有把握了戏中女角朴素淡当中的一段有带「洗脑」效果的口号 - 「Jessica,独生女,伊利诺州,芝加哥,系上学长金振慕,他是你堂哥」,不断地在 Instagram 广传。其后,朴素淡更加以拍片真人示范,在网上公开,让听罢感到捧腹大笑的外国观众,亦不期然地琅琅上口地模仿,更能於能够产生无边界社群震荡的社交网络平台,制造出一窝蜂的市场效应。

所以,说《上流寄生族》是一部开创韩国电影在世界电影市场上新一页的作品,奉俊昊的个人创见、多位韩国导演前辈为韩国电影在外国评审留下的正面印象、普及性的关注议题、特别独有的行销策略,都是它偶然与部署两兼备的成功因由。

进入 2020 年的新时代,「BTS」与《上流寄生族》成功在美国荷里活市场取得空前成就,都已证明了韩流已不再只是拥有亚洲认证的流行文化产物。未知除了「K-Pop」与韩国电影以外,韩剧又何时会出现另一韩流在世界舞台上的神话之作?

---
图片来源:https://news.sbs.co.kr/news/endPage.do?news_id=N1005642135
报导参考与翻译:https://bit.ly/2HbBdoL/ / https://bit.ly/31IFUjt

相关新闻
留言/评论
主页 » 专题 » 韩国电影《上流寄生族》(寄生上流)成功背后的奉俊昊与市场因素为何?
© 2020 KSD 韩星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关於我们 广告查询 免责声明 招募写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