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來不及前接住他:在這條走著走著就會踩空的路上,我們可以如何看待離去的鐘鉉?

☂ 在來不及前接住他:在這條走著走著就會踩空的路上,我們可以如何看待離去的鐘鉉?

專題   2017年12月23日   星期六16:29   施乃琪  

宛如一枚恆星驟亡,徒留遍地燦爛淚光。五天了,我們始終難以相信鐘鉉已然離世,也許正因這十年來他始終耀眼地存在,在許多人僅此一次的青春裡,也在後來緩慢流動的每一天裡。

2008 年,金鐘鉉以 SHINee 主唱成員身份出道亮相,天生的舞台魅力、超齡的唱功和情感詮釋能力,將 SHINee 一舉推上最強新人的寶座,自此開啟接下來的十年輝煌。

以才華和驚人進步,略去了盲目摸索風格的偶像團體必經徬徨;SHINee 迅速奠定難以取代的歌壇地位,橫掃業界大小獎項之餘,也憑不斷創新的嘗試,持續啟發同世代的青少年與歌壇晚輩。

莫大成就後的不二功臣,正是很早便開始參與歌詞創作、進而投入歌曲創作和製作的鐘鉉。敏銳的歌迷想必曾察覺,鐘鉉始終擅長藉由文字與音樂的結合,訴說內心深處最委婉卻坦率的關懷;另一方面,他也不得不利用這項長才,販賣自我的執著與堅持,寫出賺取主流大眾好評與生活所需的歌曲。

這樣的掙扎,悶燒在韓國傾保守的輿論風氣、恣意妄加揣測評斷的網路言論中,日積月累地催化出演藝圈中無所不在的無形壓力,最終令鐘鉉決意選擇離開這座世界。事發後驀然回首,才發現善於表達的鐘鉉從未隱瞞,早在歌聲中設下精確細膩的信號,只是無人即時予以回應,終究令他漸漸縮小,化為隻身告別世界的一枚孤星。

生而為人,就讓我們好好地正視憂鬱情緒吧。大量產製的音樂作品一如接連出道的偶像,令我們習慣了字裡行間相似的失去、別離、感傷與哀慟;真實的情緒長成類似的象徵形狀,遂讓人忘記了在小小年紀便決定了長久志業的偶像,與每日趕赴職場、校園的我們並無二致,而他們在繁忙行程、活動間罅隙喘息求援的聲音,卻總因公眾身份而被放大甚至扭曲地檢視。

詮釋演唱固然包含技巧成分,更多的卻是歌者對歌曲的共鳴和體會。時常我們深深陷入某些歌曲的原因,往往正是因為歌手唱出了牽動心底的真切感受。正如耀眼明月必然有著暗面,披戴光鮮包裝往返於虛幻與現實間的公眾人物,消化龐大情緒所耗的力量肯定更為可觀。

如果——像許一個單純的願那樣說的如果——如果我們能更認真地看待公眾人物作為「人」的本質、正視他們剜骨刨肉般地揭露的真實情緒;更明理地領悟憂鬱並非厄運,而是像感冒般人人可能患上的疾病,並理解無謂謾罵與揣度的不必要,也許——像窮盡畢生願望額度那樣說出的也許——也許我們仍能夠擁有許多才華洋溢的珍貴人物。

2017 年的冬季永遠冰封了鐘鉉的溫暖嗓音,從今而後我們還能把握的,便是告訴自己永遠好好地記住他。一如 Key 在親筆信中向鐘鉉說的——「現在我會一邊適應沒有哥在的日子,自己也會試著過得比現在更好。」

(照片與影片來源:SM Entertainment)

相關新聞
留言/評論
主頁 » 專題 » ☂ 在來不及前接住他:在這條走著走著就會踩空的路上,我們可以如何看待離去的鐘鉉?
© 2018 KSD韓星網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關於我們 廣告查詢 免責聲明 招募寫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