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N号房」的首个报导者不是记者,而是两位勇敢的女大学生!

韩国「N号房」的首个报导者不是记者,而是两位勇敢的女大学生!

专题   2020年3月29日   星期日11:45   钟乐伟   5

近几天在韩国社会引来广泛报导及议论的「N号房」事件,从事件开始到后来招来主流媒体报导,前前后后大概花了半多年时间。当中首度把事件向公众共诸於世的,原来不是我们满以为的那些资深新闻记者,其实是来自两位当时就读在韩国翰林大学的媒体学生。

(撰文日期:3月25日 上午12:25)

这两位学生,25日便接受了 KBS 新闻的专访,透露了在去年七月,她们二人以翰林大学学生的身份,定名为「追踪团火花」(추적단 불꽃),报名参加了新闻通讯振兴会主办的「第一届探查采访徵集比赛」。当时,她们正是知道有一 telegram 聊天室,发放了大量未成年少女被强迫拍下的淫秽影片,便以此专题,参加比赛,并深入侦查了背后的来龙去脉。

据她们所说,从去年七月开始到八月的一个月心里,她们潜入了那些 telegram 聊天室内,成为会员,每天大概花上至四至五个小时,寻找并收集那些不法影片。结果,她们发现,在那八个不同「房间」中,每个「房间」有数名受害者的女性,总数有数十位女性的影片,分布在不同的「房间」内。

至於要通过进入那些非法聊天室,据她们所说,其实是需要突破双重结构。第一阶段的聊天室,主要是透过询问,并且附和那些淫秽色情信息,跟其他会员对话,便能进入。其后,会员便会开设一些新的「衍生房」,与他人交换大量淫秽影片。当中,她们目睹了有不少受害女性,都是包括小与中学生在内的未成年少女,而且有数千名用户在聊天室内,透过勒索,强迫那些女性拍摄淫秽影片。

▼「N号房事件」主嫌犯「博士」赵主彬已被捕。

同时,原来她们一直有把那些在聊天室内的讯息截图下来,广泛地在社交平台传开。另外,她们处理的那篇报导,亦有幸在徵文比赛中获得了优秀奖。不过,整单事件却一直未有引起媒体关注。待到半年后的今年一月,韩国国会的陈情讨论区上,才出现了一个题为「解决 telegram 上发生的网络性犯罪」的请愿,得到十万人同意,才陆续取得主流媒体注视。

而在过个多月时间,她们也有与警方合作,并协助了《韩民族报》及《国民日报》等媒体,提供采证的资料,成功拘捕了涉案的多名,包括「博士」在内的关键人物,功不可没。

只是,她们二人今天亦有在 Youtube 上,以「追踪团火花」的帐户,拍片澄清了部份近日有关「N 房间」事件的「假新闻」报导内容。当中,她们指出,有报导说会员需付 150 韩韩圜才能观看那段把幼虫放入生殖器的影片,其实是不对。因为据她们亲身在那些聊天室目睹的情况得知,原来那段片段是公开开放给所有,不分等级的会员,也能观看。

而如她们二人接受记者访问所说,她们冒著性命危险,明查暗访,把事件公开,最希望的是,透过这次事件,能成为改变韩国社会对网络性犯罪文化的契机。

---
报导来源:https://www.yna.co.kr/view/AKR20200324187700005

本文由香港中文大学讲师 Steve Chung 钟乐伟授权刊登

相关新闻
留言/评论
  • 2020年3月29日 12:58
  • Paris Yang林柏駿 張瑋芝Joanna Chang
    2020年3月29日 19:15
  • Viphashanna Goh
    2020年3月29日 18:19
  • 這報導裡說兩位記者先參加比賽後再在社交媒體報導相關訊息, 既然有未成年女性, 就算不是受害人報警, 其他人報警也不受理嘛?? 有否先報警 ?? 我不理解韓國法例, 所以有這疑問. 是要以媒體群眾壓力才會受關注? 這是法治社會對市民的保障? 這個真難理解? 有熟悉韓國法律能解悉一下嗎??
    2020年3月29日 12:06
  • 韓國長久物化女性 根本沒尊重過 今天這樣的事絕對不止一起
    2020年3月29日 15:32
主页 » 专题 » 韩国「N号房」的首个报导者不是记者,而是两位勇敢的女大学生!
© 2020 KSD 韩星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关於我们 广告查询 免责声明 招募写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