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N號房」的首個報導者不是記者,而是兩位勇敢的女大學生!

韓國「N號房」的首個報導者不是記者,而是兩位勇敢的女大學生!

專題   2020年3月29日   星期日11:45   鍾樂偉   5

近幾天在韓國社會引來廣泛報導及議論的「N號房」事件,從事件開始到後來招來主流媒體報導,前前後後大概花了半多年時間。當中首度把事件向公眾共諸於世的,原來不是我們滿以為的那些資深新聞記者,其實是來自兩位當時就讀在韓國翰林大學的媒體學生。

(撰文日期:3月25日 上午12:25)

這兩位學生,25日便接受了 KBS 新聞的專訪,透露了在去年七月,她們二人以翰林大學學生的身份,定名為「追蹤團火花」(추적단 불꽃),報名參加了新聞通訊振興會主辦的「第一屆探查採訪徵集比賽」。當時,她們正是知道有一 telegram 聊天室,發放了大量未成年少女被強迫拍下的淫穢影片,便以此專題,參加比賽,並深入偵查了背後的來龍去脈。

據她們所說,從去年七月開始到八月的一個月心裡,她們潛入了那些 telegram 聊天室內,成為會員,每天大概花上至四至五個小時,尋找並收集那些不法影片。結果,她們發現,在那八個不同「房間」中,每個「房間」有數名受害者的女性,總數有數十位女性的影片,分佈在不同的「房間」內。

至於要通過進入那些非法聊天室,據她們所說,其實是需要突破雙重結構。第一階段的聊天室,主要是透過詢問,並且附和那些淫穢色情信息,跟其他會員對話,便能進入。其後,會員便會開設一些新的「衍生房」,與他人交換大量淫穢影片。當中,她們目睹了有不少受害女性,都是包括小與中學生在內的未成年少女,而且有數千名用戶在聊天室內,透過勒索,強迫那些女性拍攝淫穢影片。

▼「N號房事件」主嫌犯「博士」趙主彬已被捕。

同時,原來她們一直有把那些在聊天室內的訊息截圖下來,廣泛地在社交平台傳開。另外,她們處理的那篇報導,亦有幸在徵文比賽中獲得了優秀獎。不過,整單事件卻一直未有引起媒體關注。待到半年後的今年一月,韓國國會的陳情討論區上,才出現了一個題為「解決 telegram 上發生的網絡性犯罪」的請願,得到十萬人同意,才陸續取得主流媒體注視。

而在過個多月時間,她們也有與警方合作,並協助了《韓民族報》及《國民日報》等媒體,提供採證的資料,成功拘捕了涉案的多名,包括「博士」在內的關鍵人物,功不可沒。

只是,她們二人今天亦有在 Youtube 上,以「追蹤團火花」的帳戶,拍片澄清了部份近日有關「N 房間」事件的「假新聞」報導內容。當中,她們指出,有報導說會員需付 150 韓韓圜才能觀看那段把幼蟲放入生殖器的影片,其實是不對。因為據她們親身在那些聊天室目睹的情況得知,原來那段片段是公開開放給所有,不分等級的會員,也能觀看。

而如她們二人接受記者訪問所說,她們冒著性命危險,明查暗訪,把事件公開,最希望的是,透過這次事件,能成為改變韓國社會對網絡性犯罪文化的契機。

---
報導來源:https://www.yna.co.kr/view/AKR20200324187700005

本文由香港中文大學講師 Steve Chung 鍾樂偉授權刊登

相關新聞
留言/評論
  • 2020年3月29日 12:58
  • Paris Yang林柏駿 張瑋芝Joanna Chang
    2020年3月29日 19:15
  • Viphashanna Goh
    2020年3月29日 18:19
  • 這報導裡說兩位記者先參加比賽後再在社交媒體報導相關訊息, 既然有未成年女性, 就算不是受害人報警, 其他人報警也不受理嘛?? 有否先報警 ?? 我不理解韓國法例, 所以有這疑問. 是要以媒體群眾壓力才會受關注? 這是法治社會對市民的保障? 這個真難理解? 有熟悉韓國法律能解悉一下嗎??
    2020年3月29日 12:06
  • 韓國長久物化女性 根本沒尊重過 今天這樣的事絕對不止一起
    2020年3月29日 15:32
主頁 » 專題 » 韓國「N號房」的首個報導者不是記者,而是兩位勇敢的女大學生!
© 2020 KSD韓星網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關於我們 廣告查詢 免責聲明 招募寫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