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演奉俊昊專訪:《雪國列車》就是政治電影

專題   2013年7月26日   星期五09:27  

2000年憑藉《綁架門口狗》首次進入忠武路的導演奉俊昊,其間拍攝了召集1300萬觀眾的《怪物》,經過13年後將再次用《雪國列車》(Moho Film Opus Picture)震撼全球。

電影《雪國列車》講述為解決地球溫室化推出的CW-7失靈,地球上的萬物開始凍結,唯一的一個活命列車出現17年之後的故事。描述在這列人類最後的生存地列車裡,末節車廂的人們與擁有權力的前面車廂的人們鬥爭,突破一節節車廂的故事。

通過電影《復仇者聯盟》成為代表美國英雄形象的克裡斯·埃文斯扮演了末節車廂的領袖人物Curtis,韓國國家代表級演員宋康昊扮演開鎖專家南宮民秀,是末節車廂人們前進路上必不可缺的人物。

艾德·哈裡斯扮演了Wilford,列車的獨裁者;蒂爾達·斯文頓外形有了大轉變,扮演Mason,列車二把手;著名演員約翰赫特飾演列車上的先知Gilliam;奧克塔維亞·斯賓塞則扮演了末節車廂的熱血媽媽Tanya。

傑米貝爾扮演末節車廂的反抗者Edgar;艾文·布萊納扮演了末節車廂的無能父親Andrew。在《怪物》中曾與奉導演合作的高雅星扮演了在火車上出生的少女Yona。

奉俊昊導演為了拍攝《雪國列車》中最重要的車廂,特意赴捷克。為了製作二十六個長為二十米的車廂,需要相應大規模的攝影棚。當問及「在捷克的barrandov工作室製作火車佈景,為什麼不在韓國內設景」時,奉俊昊導演回答說:「一開始計畫在韓國拍。但所有列車的長度加在一起是五百米。就算不能全加上,還是要加上表現出穿越每節車廂連接的部分,那就最少要加三四個車廂。只加上四個也要一百米,只能去捷克拍攝了。”

「在韓國實際沒有長為一百米的攝影棚。想在一山拍攝,那邊還有他們的計畫,我們不能用三個半月。美國的攝影棚又太貴,我們的預算根本不夠。所以轉移陣地到東歐,在那邊完成了拍攝。”

在韓國四百億韓幣可能是很大手筆的投資,但是在好萊塢這些製作費並不算很充裕。《雪國列車》在好萊塢屬於獨立個性的SF電影。主演克裡斯·埃文斯也曾在拍攝期間參加某訪談節目表示「規模小」。

「好萊塢觀眾對不是在大攝影棚拍攝的電影,都稱為獨立電影。(笑)捷克那邊的費用是韓國與美國的折中程度,所以我們能省下製作費。很多人聽到我們在擁有美麗雪景的捷克拍攝都很羡慕,但是其實我們每天都在漆黑的攝影棚裡,進行拍攝。洪景表(音)拍攝導演每天早上到現場都說‘我的人生就像進了礦區挖煤的感覺。有點像在勞動市場帶人過來的搬運工’。他每天都要載上很多工作人員,去市里拍攝,他說第一次走了那麼多拍攝現場。”

《雪國列車》是奉俊昊導演首次構想的現代諾亞方舟。雖然有漫畫原作,但新的人物和車廂的風格都是奉導演一手製作的。「原著裡有1001節車廂,《雪國列車》裡設置了100個。但是電影裡並未出現總數。就連最遠景都沒有完全表現出列車的頭和尾。實際上我們製作了26節。我們想如果能拍成一列,拍攝就好了。拍攝時間用了三個月左右,但要根據車廂佈景的設置狀況與進度調整日程,所以不能按順序拍攝。”

可能是因為奉俊昊導演的這種熱情,與起初猶豫要不要投資的狀況不同,完整的電影《雪國列車》率先賺到200億韓幣,已經賺回一辦的製作費用。

將於8月1日在韓國首次上映的《雪國列車》,將陸續在167個國家上映。以《綁架門口狗》出道、先後拍攝了《殺人的回憶》、《怪物》,《媽媽》等著名電影的奉俊昊導演,已經是重寫韓國電影史的人物。在電影公開之後,輿論對他這次的新作表示非常期待與認可。

「美國網路娛樂新聞《VARIETY》還在輿論試映會時,公開了觀後感。可能這個效果很大。許多在好萊塢一起合作過的演員與工作人員都紛紛發了祝賀資訊,很特別。《綁架門口狗》上映的時候,在中央劇場舉行了試映會,在二層看電影,看了一半我就出來了。覺得電影真的不怎麼樣,我個人很羞愧,沒有臉面呆在那邊,一邊喝水撫平心思,一邊一個人走在充滿陽光的明洞街上。那已經是十三年前的事了。”

奉俊昊導演表示:「通過《殺人的回憶》開始受到矚目,之後從電影《怪物》開始,和一些外國工作人員與演員合作。CG組也是來自美國或紐西蘭的人們,還有日本投資商。當時雖然只在一些國家上映了,但還是和很多國家接觸了。拍攝《雪國列車》的時候,與國外的演員和工作人員一起合作,也完全沒有什麼問題。”

「看首部電影也有很多不同的觀點。一開始我覺得這個故事根本不合理,觀眾也可能會有這種感覺。但是《綁架門口狗》上映一年之後在國外電影節獲獎了,人們的評價就不一樣了。當時很多觀眾反應都很平淡。但是我給宋康昊《殺人的回憶》劇本的時候,他曾笑著跟我說,看過我的出道作品。真是個特別的人。”

奉俊昊導演時隔三年推出的電影《雪國列車》講述了不同階級之間的故事。最下層的末節車廂人們和革命領袖Curtis(克裡斯·埃文斯飾)和佔領前車廂引擎的Wilford(艾德·哈裡斯飾)在完全隔開的車廂裡各自過著截然不同的生活。Curtis向前車廂邁進的故事情節,是否有政治意義?

對此,奉導解釋:「《雪國列車》是很明顯的政治電影。人們的生活總是在一定的體制內。在學校和社會也是存在於資本主義共產主義體制。《雪國列車》就是這樣的故事,還講述了可以突破這種限制的故事。退一步去看,是一部很殘忍的電影。人們擁有想安逸在體制裡和想突破體制的雙重欲望。實際上有幾個切格瓦拉呢。又想擺脫又想安逸的雙面性,在電影中出現的人物上都表現了出來。如果說帶有政治色彩,那就是了。”

奉俊昊導演的電影每每都會引來許多不同的評價聲音。觀眾喜歡細細品味他的電影並從中獲得滿足感。連細節都不會放過的奉俊昊導演牌電影被觀眾稱作「BONG tail」。但是這種美稱,也給他不少壓力。

「雖然有壓力,但是很有意思。雖然現在還沒有,但我擔心自己未來會很在意BONG tail的外號。我怕自己不自覺的給觀眾誘餌之類的。如果用這樣的手法去拍攝,會很有負擔,也會變得很不坦蕩。不過《雪國列車》算是直發球。我不算專門給聰明的觀眾製作電影的導演。但我希望他們看過之後,總能想起我的電影,說教類的電影,我個人也很不喜歡。我希望製作一點點感動觀眾的電影,不是充滿哲學的說教,而是回家躺在床上還會想起的電影,我就想製作這樣的作品。」李沼潭/文 版權所有 韓星網 禁止轉載

留言/評論
主頁 » 專題 » 導演奉俊昊專訪:《雪國列車》就是政治電影
© 2018 KSD韓星網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關於我們 廣告查詢 免責聲明 招募寫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