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號房事件】會員的心理扭曲程度:對女老師愛而不得恐嚇9年,曾找「博士」打算合謀殺人!

【N號房事件】會員的心理扭曲程度:對女老師愛而不得恐嚇9年,曾找「博士」打算合謀殺人!

生活   2020年3月31日   星期二08:00   Rui   9

震驚全韓的【N號房事件】仍在持續發酵中,除了「博士」趙主彬等案犯之外,又一個共犯引爆了全韓民眾的憤怒。

韓國青瓦台請願的網站上出現了一位女童母親的請願,請願人希望公開公益勤務要員姜某的身份資訊。 而請願人就是此前趙主彬與公益勤務要員姜某企圖合謀殺害女童案中的女童母親。 這件事情在網路公開後引爆了全民的關注。

這位母親控訴在過去的9年裡姜某一直跟蹤、騷擾她。當事人在帖子中表示:「從2012年到2020年,已經9年了。我是一個被威脅要被殺害而活在不安和恐懼中的女人,也是一個孩子的媽媽、一名中學的老師。 我一直在為這個死前似乎都不會結束的錯誤事件而苦惱,所以鼓起勇氣寫下了這篇文章。」

「他是博士房的會員,是從區廳裡偷查我個人信息的公益勤務要員,和趙主彬一起企圖殺害我女兒的嫌疑人,也是我擔任高一班主任時的一名學生。 該學生平時不擅長與人打交道,經常向身為班主任的我提出商談的要求。 我以真誠的態度與他進行了多次談話,也給予了表揚和鼓勵。 但是他漸漸地開始依賴我、對我十分執著。 為了維持教師和學生的關係,我與他保持了一定的距離,從那之後他就開始憎恨我。 雖然他表面看上去膽小、實誠、聰明,但是在SNS等網路世界裡,他是會不斷說出可怕、殘忍話語的人。 學校認為我和那個學生同在一個班級非常危險,所以就勸他換班,但他沒同意直接退學了。」

「退學後他曾拿著美工刀到學校教務室外等我、用刀在教室公告欄亂劃、曾打碎有我照片的班級相框,然後用膠帶貼住照片裡的我的面部,把照片上放在我家門口、 還在我家公寓走廊上用紅油漆寫下我和家人的身份證號以及大大的"I Kill You"字樣... 這些都算輕的,他甚至還會在我家門口大聲喊叫、摘掉我家車牌、破壞車的後視鏡等,這種物理上、精神上的威脅一直沒有間斷過。 他得到我的使用者名和密碼後,會以我的名義寫東西,開了一個和我之前棄用的郵件名一模一樣的郵箱,會偷看發到我郵箱裡的郵件。 我人在哪、買了什麼、換掉的手機號是多少、家庭住址是什麼,他都可以很輕易地掌握。 他還會看熟人發給我的郵件,裝作是我本人回信給對方。 另外他還通過短訊、電話、語音資訊和郵件等對我說過我一生都沒聽過的辱駡我、恐嚇我的話,從那之後我就再也無法關燈入睡,不得不接受精神治療。」

「之後我就結了婚,但因無法忍受痛苦和不安,最終報了警,那個人也在2018年1月-2019年3月服刑,但他依舊不斷給我寄恐嚇信,導致我連去警署陳述案情都覺得壓力巨大,身心疲憊,無法再告下去。 他出獄前兩天我搬了家,換了電話號碼,換了學校,為了不讓他找到我甚至第二次申請改名,用了新名字去了新學校。 居民身份證也花了6個月的審核時間換了新的,我以為這樣就能一切都結束了。 但是過了5個月之後... 他把寫著我新身份證號和我女兒身份證號的紙放在了我公寓的郵筒裡。 於是我在這裡又看到了那個人令人毛骨悚然的文字,產生了‘看來得死一個人事情才能結束了’的想法,真的是絕望透頂。 從那以後他開始用短信和Kakao Talk來威脅傷害我女兒,總是發‘孩子都已經可以蹦跳了,要是砍掉胳膊和腿就只能看著了吧’、‘今天是你女兒去醫院治療的日子吧 ’、‘殺死你家人是合法的吧? 敬請期待’這樣的內容,這種無法忍受的痛苦和不安就一直沒有停止過。 即使他坐過牢這些事情也沒有改變,我現在該怎麼辦呢? 不僅是這些恐嚇,他還花了400萬韓元與趙主彬合謀殺人。 對方知道孩子的姓名、身份證號、幼稚園,我們到底要怎麼逃呢? 我又會因此再換幾個名字呢? 什麼時候到了停車場就可以安心地回家呢? 開關門時的不安要持續到時候呢? 現在孩子還小,父母就在她身邊,我女兒不認識他,但若是以後她發生什麼事... 我該怎麼活下去呢? 什麼時候能睡個安穩覺? 他一出獄就能到區廳工作,這也是讓我覺得天塌下來的事情,他把我們全家的安全都奪走了。 一個因為洩露個人資訊和威脅(他人)而被服過刑的人,現在竟然坐在了只要動動手指就能竊取個人資訊的位置上。 我父母活了60多年,也(因為這件事)更換了名字和身份證號,從住了一輩子的地方搬到了別處。 全家人說著‘這是最後一次,最後試一次吧’而付出的辛苦和努力在一瞬間就破滅了,誰來負責呢?」

「教育廳也有問題。 教師的個人資訊為什麼要全部公開? 要想知道我在哪所學校工作,只要查一下姓名就可以在網站公告中看到。這樣的制度不合理,也曾有人提起過請願,但得到的答覆只有''這不是目前正在討論的事項''。 所以我在轉校時不得不改名,教師的人權在哪裡可以得到保障呢?」

「不單單是趙主彬,也強烈希望能夠公開博士房會員的個人資訊。 尤其是公開涉嫌謀劃殺害女童的公益勤務要員姜某的個人資料。 我起訴時寫了一封要求嚴懲的請願書,姜某在看過之後繼續憤怒地用這個威脅我。 如果不能公開個人資訊,那麼他看到我這篇希望公開個人資訊的請願文之後,應該還會威脅我和孩子吧。 那接下來可能真的會有人不在這個世上了。 我也想在安全的國家裡過平凡而幸福的生活。」

該名女教師的文章公開後立刻引起了民眾的關注,大家也紛紛前往青瓦台請願網站支援她,目前請願人數已經超過20萬,相信韓政府會對此作出回應。

「圖:NATE NEWS」

相關新聞
留言/評論
主頁 » 生活 » 【N號房事件】會員的心理扭曲程度:對女老師愛而不得恐嚇9年,曾找「博士」打算合謀殺人!
© 2020 KSD韓星網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關於我們 廣告查詢 免責聲明 招募寫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