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歌唱比賽》金仁權專訪:我想成全“電影人”李京奎的夢想
今曰消息:

《全國歌唱比賽》金仁權專訪:我想成全“電影人”李京奎的夢想

2013年4月26日   星期五16:33  

李沼潭

男演員金仁權出道已愈15年,期間參演了眾多影視劇,並在影視圈奠定了其金牌配角的地位。如今,金仁權通過影片《全國歌唱比賽》,迎來了自己第三個主演角色。現如今,他也期待新片《全國歌城比賽》能讓自己有所斬獲。

電影《全國歌唱比賽》故事圍繞參加擁有33年曆史的KBS 1TV知名節目《全國歌唱比賽》的選手們為成為人生的主角,站上夢想舞台的過程中感受到的快樂和感動展開。該片也因著名諧星李京奎全程打造而成為眾人熱議的焦點話題。

金仁權在電影《全國歌唱比賽》中擔任了經營美容院的美愛(柳賢京 飾)的“妻管嚴”丈夫奉南一角,演繹了一個帶有“唱歌要憑感覺”口頭禪,並懷揣歌手夢想的金海市人,聽說要在當地舉辦《全國歌唱比賽》的消息後,奉男瞞著妻子,偷偷地去參加了預選,並一舉成為當地中年婦女所敬仰的人氣明星。

此前,金仁權一直以配角的身份參演了影片《海雲台》、《光海,成為王的男人》,並吸引了兩千萬觀眾,成績可謂耀眼,不過由他主演的幾部影片,卻通通拿到了差強人意的票房。第一部主演影片《你好?你好!》的全國觀影數為98萬,而第二部作品《救國的鋼鐵隊伍》也以23萬的慘淡票房收場,這種現象也讓所有人大惑不解。

不過,李京奎卻仍然相信金仁權是一塊“寶物”,李京奎與大學後輩演員崔岷植兩人為勸服後輩演員金仁權而聚到了一起。金仁權透露:“我早就知道李京奎代表要拍電影《全國歌唱比賽》的事情,有一天他讓我來拿劇本,輕輕鬆鬆我就去了。到那兒我才發現有崔岷植前輩,我以為他過來是喝酒,沒想到他和李京奎代表向我提出了參演邀請,崔岷植前輩說劇本很好,還補充說明‘你一定要接這個作品,這對你再合適不過的了’。”

就這樣,金仁權在還沒有看到劇本的情況下,被“強制性”地圈定為電影男主角。金仁權稱:“劇本寫得很好,而且也沒有拒絕的理由。”

接著金仁權又稱:“李京奎代表、崔岷植前輩分別作為廣播界、影視界的教父級人物,親自圈定我這種小字輩演員而讓我一直心存感激,不是有‘男人可以為伯樂賣命’這句話嗎?當時的心情就是這樣,我知道崔岷植前輩挑選作品時有自己獨特的見解。不過我還是好奇當時他是否看完了影片《全國歌唱比賽》劇本後向我推薦的(笑)。”

李京奎堅稱自己對於電影仍是一個門外漢,也一直對電影持謹慎的態度,也許是因為大眾仍不看好諧星出身的導演或者製作人。此外,前作《復仇血戰》頻頻被人拿去調侃也是他謹小慎微的理由。

對此金仁權表示:“當看到影片《復仇血戰》、《蒙面達浩》被用做喜劇題材時,我感到很痛心,因為李京奎代表只是出於拍片的目的而去拍了那些電影,擔心他會不會因此受傷。其實自己所拍出來的作品就跟自己的子女一樣,看到自己子女被罵,哪個父母會開心呢?所以我有一次問他寒不寒心,他表示聽一兩次,沒什麼感覺,但聽多了,心裡就不是滋味。不過李京奎代表很有忍耐力,即使別人當著他的面,去開刷之前的影片,他也會一笑而過。如果換作是我,我可能控制不住表情,他確實令人欽佩。”

據悉,在媒體試映會首次看到影片《全國歌唱比賽》的金仁權落淚,那麼他對初次、最後的拍攝又有什麼樣的記憶呢?他透露:“電影開拍前,我就一直練習跳舞和唱歌。學了一周左右的時間後,我就進行了第一次拍攝,那是獨自一人在美容院跳霹靂舞的戲份,當時不知道該怎麼辦,你們會看到我顫栗的樣子,最後一次拍攝了“推翻全國”MV場景,那時因為對舞蹈有信心,所以做了很多即興表演,可以看到我輕盈的舞姿,這麼說來,電影的始末都是舞蹈啊(笑)。”

通過影片《全國歌唱比賽》,金仁權不但會為觀眾展示演技,還會顯露其非凡的舞蹈、歌唱實力,盡顯全能藝人的風采。不過在片中,他仍會挺著羅漢肚出鏡,單憑這形象,也能讓觀眾開懷大笑。他稱:“目前減掉了7~8公斤,電影裡有我僅穿一件內褲的場面,當時在場的女職員看到我的身體後都表示惡心(笑),不知道觀眾看完會怎樣。”

金仁權堅稱未能減掉贅肉的主要責任在於頻繁的聚餐活動。他說:“有空就去聚餐,李京奎代表總給我買牛肉吃,還請我吃高價肉。剛開始,我們經常去氛圍較好的餐館,之後常去李京奎代表所熟悉的美食店,其他演員會吃點生魚片,或者別的什麼美食,而我就吃了肉。”

在李京奎的盛情款待下,金仁權在輕鬆的氛圍中進行了電影拍攝,發揮出了自己所有的演技潛能。金仁權將通過下個月1日(5月1日)首映的電影《全國歌唱比賽》為觀眾呈獻逼真的演技。

最後,金仁權表示:“我想用電影《全國歌唱比賽》來成全李京奎代表的夢想,希望他能借本次集會,了卻自己的電影夢想,也希望觀眾能從影片中受到感動,成為自己人生的主人公,最後還期望能給予觀眾精神上的撫慰。李沼潭/文 版權所有 韓星網 禁止轉載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

主頁 » 專題 » 《全國歌唱比賽》金仁權專訪:我想成全“電影人”李京奎的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