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个计程车司机》:70 年代韩国工人在沙地工作?

《我只是个计程车司机》:70 年代韩国工人在沙地工作?

专题   2017年10月8日   星期日11:00   钟乐伟  

踏入上映的第二周,电影《逆权司机》(台译:我只是个计程车司机)的声势影响力未见消退,反而更因踏入黄金周假期,越来越多观众入场支持这套被视为 2017 年最具叫座力与触动人心的韩国电影。单见香港各大院线的网上戏票销路,近几天不少场所也卖出近九成门票。能够创出这样叫人振奋的成绩,真的要再多一次感谢所有曾经买票入场支持《逆权司机》的观众!

近三周间,已经在不同场所,举办了多场《逆权司机》的映后分享会。席间,每一次与观众谈到电影的内容时,都是以戏中大家感兴趣的「问题」作切入点,来引出有关戏外光州「5.18」的抗争活动讨论。大部份应该可发掘的内容,也大概在不同平台上简单解释过,但有一点问题,一直因活动时间关系,未有在分享会上详细谈论。

记得电影中,宋康昊饰演的计程车司机,曾经在两至三次不的场合上,与别人分享自己在担任司机前的工作。第一次在计程车上,他看到在首尔的大学生发动学生抗争运动,与军人对峙时,阻塞了交通,当时宋康昊便在车上破口大骂,说到:「学生真不知死活,只懂在搞学生运动,应该把他们全部送到沙地阿拉伯,在沙漠上吃够苦头,便知道自己的国家有多好!」

后来,他与刚登车不久的德国记者谈到,自己的英语水平不错,原因是早年前他曾经到中东的沙地阿拉伯工作。他说到:「我曾在沙地阿拉伯工作,这辆计程车是我用在当地赚来的钱买的,那里真热得要死!」其后,当宋康昊驾车到达光州,与当地由柳俊烈饰演的大学生谈到光州人的抗争运动时,他又说到:「你们学生真不知道我们国家有多好!试去一下沙地阿拉伯工作,那里的空气真要热喘不到气来 ...」

电影中宋康昊说的到沙地阿拉伯工作,不全然是虚构而已,而是有一定事实根据。韩国政府在 60 年末开始,大力推动向外地输出外劳,来赚取外汇,其中一个最主要韩国工人到异乡工作的选举,正就是位於中东的沙地阿拉伯。位於首尔的韩国近代历史博物馆内,那个常设展览,当展出至有关 70 年代韩国的国家历史片段时,就以韩国外劳在沙地阿拉伯工作为主题,摆放了大批当年外派到当地辛劳工作工人的个人生活物品。

60 年代末韩国与中东不少国家开始建立外交关系,当时由於韩国国内基本生活环境,仍属战后发展中国家的水平,一般平民工资与待遇低,要在短时间内改善生活根本极为困难。为了解决国家发展落后的问题,当年朴正熙政府便主动透过输出外劳,让工人到外地打工,赚取更多的工资,来改善国家的生活条件。据当年统计,一般韩国人在本地打工的月薪,只有约一至二百万韩圜,但到沙地阿拉伯工作,却可比他们原有的,多赚两至三倍以上。不少成年男性,便因这样的差异,而决定冒险出国打工,希望可一搏脱离贫穷阶层的机会。

当年不少韩国大企业,受札正熙的政策指示,主动与沙地阿拉伯的公司签下合作合同,把数以千计的韩国劳工,外送到当地工作,当中尤以主力承办建筑工程的现代集团,为最主要与沙地阿拉伯合作的韩国伙伴。沙地阿拉伯的企业,较偏向喜欢聘用韩国人作建筑工程的工作,原来一来是他们多比其他国家外劳更刻苦耐劳,这或许与韩国成年男性需要服兵役,体格较强壮有一定关系。另外,当年外派到沙地阿拉伯工作的韩国劳工,大多只会短期在当地工作,不出三年内便会赚够金钱,回到韩国家乡生活,鲜会决定在当地长期居留,使沙地阿拉伯较放心,不会担心他们会逾期居留生活。

像电影宋康昊般,於 70 年代前后到沙地阿拉伯工作的韩国人,原来占整体韩国人当年到海外工作生活移居的人口比例中极高,占下第三位,居於美国与日本之后。然而,如电影中宋康昊所说,由於沙地阿拉伯的生活环境恶劣,不少在当地打工的工人,都只能在那里短期工作数年,便决定回到韩国,但幸好他们所赚的钱,都已足够使他们成功脱贫。然而,虽然他们只是当外劳一段短时间,但他们当中不少从外地回国以后,都出现健康问题。可以知道,当年上一代的韩国人,为了改善家庭生活条件,都是力尽自己的能力,从不考虑生死来担起整头家。单是这一点,便值得我们万分尊重。

本文由香港中文大学讲师 Steve Chung 钟乐伟授权刊登

留言/评论
  • 2017年10月9日 20:22
  • Didi Chan Onyee Yeung Kin Ping Lau
    2017年10月9日 05:52
  • Jacky Kwok
    2017年10月9日 10:52

延伸阅读

主页 » 专题 » 《我只是个计程车司机》:70 年代韩国工人在沙地工作?